秒速时时彩 >> 哲学 >> 科学技术哲学
合成生物学的知识伦理问题初探
2019年10月25日 18:08 来源:《自然辩证法通讯》 作者:雷瑞鹏/冀朋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A Preliminary Research on the Problem of the Ethics of Knowledge of Synthetic Biology

  作者简介:雷瑞鹏(1973- ),女,河南洛阳人,华中科技大学人文学院哲学系教授,研究方向为生命科学哲学、生命伦理学和医学哲学,E-mail:lxp73615@163.com;冀朋(1989- ),男,江苏兴化人,华中科技大学人文学院哲学系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生命科学哲学和生命伦理学,E-mail:812562502@qq.com。武汉 430070

  原发信息:《自然辩证法通讯》第20192期

  内容提要:合成生物学和所有高技术一样面临“两用困境”:是造福人类,还是滥用知识而危害人类?这是生命伦理学家对合成生物学发展最关注的问题。因此,发展“知识伦理”来探究合成生物学知识的产生和使用、科学工作面临的责任与规范以及如何制定有效的关于知识错误传播与滥用的减少风险战略显得极为重要。通过伦理分析,我们认为,针对知识滥用需要适度的伦理管制,对科学家在知识错误传播和滥用的问题上需要仔细区分责任,而知识的内在价值与使用价值也不能完全剥离,而是应该在追求知识的真理性的同时造福人类并规避风险。

  关键词:合成生物学/知识伦理/知识滥用/责任区分

  标题注释: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高科技伦理问题研究”(项目编号:12&ZD117)子课题“合成生物学伦理问题研究”成果之一。

 

  合成生物学是以系统生物学为基础,立足于合成最小基因组的技术,标准化、模块化地设计与改造现有的基因、蛋白质、细胞等有机体,乃至合成与构建新的生物元件、装置与系统,以添加新的功能、生产制造新的生物工程化的产品为研究目标,从而促进能源升级、粮食生产、污染治理与医疗制药等全球性重大问题的解决,同时也为推动形成新的产业革命提供创新的途径和重要的力量。[1]然而,合成生物学作为生命科学领域一项集大成的生物合成技术,在创造巨大的应用价值和经济价值的同时,也陷入了与其他重大技术(如核技术、克隆技术)同样面临的两用困境(dual-use dilemma),[2]即其触发的形而上学、伦理道德、知识产权、公共政策、生物安全及防御等难题。合成生物学当何去何从,是终止其发展,还是采取亲行原则(proactionary principle,或译作先行原则),[3]先发展再治理?以上都是合成生物学近几年热议与分歧最多的问题。

  迄今为止,合成生物学取得的最重要的里程碑包括制定标准化生物部件的登记册与对真核生物酿酒酵母的5条染色体的从头设计与全化学合成。合成生物学作为跨学科综合和多技术整合的新学科与新技术引起了政策制定者、科研工作者、企业投资者以及大众媒体的广泛兴趣与关注。尤其是生命伦理学家的关注,使得合成生物学引发的诸多新的伦理问题得以深入的探讨与分析,尤其是以托马斯·道格拉斯(Thomas Douglas)为代表的西方学者呼吁通过发展“知识伦理”(ethics of knowledge),[4]来规范合成生物学家的工作和寻求合成生物学知识如何避免危险传播以及被误用的风险策略。我们认为,合成生物学的知识伦理是这样一种具有指向的伦理分析:它探讨的是合成生物学知识发展与使用的合法性问题,是一切其他形而上学与伦理问题的基础。因此,在探讨其他关于合成生物学的问题之前,有必要对合成生物学的知识伦理问题进行引介与分析。我们尝试在这篇文章中先做初步探讨。

  一、合成生物学的发展现状

  21世纪以来,合成生物学发展迅速。2009年,英国皇家工程学院在提交政府的《合成生物学:范围、应用与启示》(Synthetic Biology:scope,applications and implications)蓝皮报告中指出,合成生物学是二十一世纪最有投资前途的研究领域,能够“创造财富新纪元”。[5]目前,世界各国越来越重视对合成生物技术的投入,美国、英国、中国、澳大利亚、德国、日本、韩国、印度、新加坡等国家相继投入巨额资金,建立合成生物学知识创新研究中心或重点实验室等。此外,合成生物学产业化的步伐也日益加快,尤其在生物制药方面,合成生物技术与相关产业已然成为推动世界新一轮产业革命的重要力量。事实上,合成生物学作为学科综合、技术整合与知识综合的集大成者,不仅以新兴技术的身份在应用研究领域大有可为,而且以新兴学科的身份在生命科学基础研究领域也产生了重大影响,对生命的定义、尊严等哲学与伦理的基础问题构成了挑战。

  由于所涉学科与技术的复杂性,合成生物学至今仍未有统一的定义。根据最近《生物多样性公约》(Convention on Biological Diversity,CBD)给出的合成生物学的最新诠释,合成生物学被定义为:是科学、技术和工程学的有机结合,是现代生物技术的新发展与新层面,旨在推进人类对遗传物质、有机体以及生物系统的认知、设计、重新设计、建构与改造。

  合成生物学作为新兴技术具有广泛的应用前景。举例来说,利用合成生物技术,在医疗制药方面,科学家能够更快设计出杀死致癌细胞或耐药性细菌的靶向性药物,这将大大促进新药、疫苗和诊断技术的发展;在能源化工方面,转化生物原料,降低生产成本,通过发展“细胞工厂”[6]合成新的可再生能源与化工产品;在环境保护方面,通过构造微生物群落、制造生物传感器以及合成可降解材料来防治环境污染;在更为激进的层面,合成生物学有望开发生物摄像机、计算机或机器人,甚至跨大西洋项目一度寻求合成艺术的发展。合成生物学作为新兴学科,则使生命科学基础研究提升至一个全新的层次。在认知生命及生命体方面,实现了“先创造再理解”[7]的认知模式的转变,通过创造、合成新的生命体或生物系统,挑战和改写了生命的定义,触发了对生命尊严的重新理解,促进了人类对生命本质的更深刻的了解;在改造乃至重新构造生命体方面,合成生物学强调构建自然界不存在的东西,赋予合成生命体新的功能,从而打破了生命与非生命、自然与非自然的界限,既给科学发展提供了巨大的创造空间,也激发了人们对自然生命与合成生命道德地位差异的质疑等。

  合成生物学虽然对解决像能源危机、气候变暖、污染治理、医药开发等全球性重大问题具有积极的作用和广泛的前景,但其两用性困境也不可小觑。世界上不少国家政府及国际组织呼吁终止对合成生物学的发展。人们担心恐怖组织或极端分子窃取合成生物技术与机器,合成大规模的杀伤性生物武器,如致命性的流感病毒,从而破坏了世界和平,以至毁灭人类自身。实验室生物安全也是一个重要问题,因为合成细菌或病毒等一旦从实验室逃逸,那么势必会对自然界的生态系统造成难以估量的破坏。对于科学界热衷的合成生物学“人造生命”[8]计划,反对者也颇多,他们认为这是一种人类中心主义的行为,它严重冲击了我们一直以来对“自然”、“生命”的定义、理解和敬畏,破坏了生命的尊严和道德地位,僭越了人类应有的权力范围,而试图“扮演上帝”的结果一定会导致人类遭遇“上帝”的惩罚,等等。

  目前,关于生物安全问题,美国、欧盟以及联合国都已陆续颁布相应的伦理指南、技术规范与法律条例,在安全监管政策制定方面予以高度重视,将生物安全防御工作纳入法律章程。例如,美国于2012年3月率先发布了国家层面的两用生物技术研究监管政策,明确了从事和资助两用生物技术研究的部门和机构的职责。[9]关于生命伦理问题,则集中围绕“扮演上帝”、[10]生物与机器之分以及对合成生物学知识的误用与滥用等三个方面。目前,生命伦理学家在这三个主要伦理问题的立场及态度上,基本表现担忧且提倡对合成生物学实行限制性发展。对合成生物学的风险受益评估业已成为合成生物学要实现进一步发展必须遵守的先行原则,这包括对利害攸关的参与者等各种因素的伦理分析。除此以外,合成生物学还面临着知识产权、跨国合作、公众参与、ELSI治理以及知识伦理等新的问题。这些问题伴随合成生物学的发展而出现,导致传统的伦理框架、法律规范以至哲学基础都面临新的挑战,只有对其进行重新探讨与分析,才能给出恰如其分的判断与建议。

作者简介

姓名:雷瑞鹏/冀朋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秒速时时彩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秒速时时彩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 加拿大28 江苏快3 吉林快3开奖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时间表 北京赛车彩票 安徽快3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