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时时彩 >> 哲学 >> 科学技术哲学
自然的死亡与复活 ——卡罗琳•麦茜特的自然观探析
2019年11月13日 10:52 来源:《科学技术哲学研究》 作者:张今杰 谢扬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张今杰 谢扬真,湘潭大学哲学系

  原载:《科学技术哲学研究》 2018年06期

  自文艺复兴以降, 西方世界经历了近代科学的兴起和启蒙运动的发轫, 人类的主体性地位逐步得以确立, 信仰之神乃至上帝在科学技术的耀眼光芒下一步步淡出人类的视线。尼采振聋发聩地宣告:上帝死了!人类理性在科学技术的帮助之下适时地登上了上帝原来的宝座。之后西方近代工业文明光芒四射, 人类劳动生产率节节攀升, 物质生活日益丰富多彩。在科技文明一路高歌猛进、人类智慧和信心无限膨胀的同时, 西方部分学者却忧心忡忡地指出, 在科技理性和工业文明的铁骑踏过之处, 呈现的是现代社会表面的繁荣, 作为这种繁荣的支撑者的自然界则是伤痕累累, 奄奄一息, 正日益走向死亡。以卡罗琳?麦莤特为代表的西方女性生态主义者痛心地指出, 继上帝死亡之后, 自然也正面临死亡, 甚至已经死亡。在卡罗琳?麦莤特看来, 自然是孕育人类的母亲, 如果自然死了, 作为整体的人类也就离消亡之日不远了。自然之死, 罪魁祸首不是别人, 正是自然母亲最灵智的子民———人类自身。因为人类对自身能力的盲目乐观, 对贪欲的不加控制, 使得自然母亲的资源消耗殆尽而疾病缠身, 逐步走上衰亡之路。她指出, 为了自然母亲的健康, 为了人类的未来, 是反思我们的所思所欲、所作所为, 回归正确自然观的时候了。

  人类是自然界中最灵智的生物, 是自然界长期演化的产物。人类要进化和发展, 其前提是“在世之中”, 也就是必须先解决吃穿住行等生理问题。自然界则是人类生存和发展所需各种生活资料的提供者。自然界自身存在和发展的状况直接关系到人类的发展前景。人与自然界之间的关系决定了自然界的各种生态系统能否健康维系并有序进化。在人类长达数百万年的进化过程中, 人与自然界的关系经历了一系列转变。麦茜特通过对人类自然观的发展演变过程及人类生存环境的不断恶化的趋势进行了深入论述, 提出只有回归到有机论自然观, 才能恢复自然界的活力, 还原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共同发展的良性循环机制。

  一 生机盎然的自然:古代有机论自然观

  卡洛琳?麦茜特认为, 在远古时期, 人与自然之间是一种有机的联系, 人是自然的产物, 自然则被看作是一位孕育众生的母亲。这个时期的人类, 不论是在东方还是西方, 都对自然母亲充满了敬畏和感恩之心。他们顺应自然规律, 靠山吃山, 依水喝水, 日出而作, 日落而息。尽管随着科技的进步, 人类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不断地发生了变化。人类不仅可以直接攫取自然界的各种资源, 还可以通过科技来创造更丰富的物质财富, 但这并不能改变人与自然的关系中自然的基础性地位。正如薛勇民教授所说的:“从根本的意义而言, 自然才是财富的终极来源, 劳动或者科技只是充当转换角色和中介作用。”[1]人类与自然界中其他物种一起缓慢地进化着、发展着。人类与自然界之间建成了一种相互依赖的命运共同体, 自然界各种生物都按一定的规律绽放着自己的生命之光。自然界生物种类繁多, 呈现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卡洛琳?麦茜特认为这是一种典型的有机论自然观图景。她说:“有机理论的核心是将自然, 尤其是地球与一位养育众生的母亲相等同。她是一位仁慈、善良的女性, 在一个设计好了的有序宇宙中提供人类所需的一切。”[2]2自然界是一个整体, 人类仅仅是这个整体中的一分子, 而不是这个整体的主宰者。麦茜特认为, 在西方文艺复兴时期的很多文学作品中, 自然界是一个友善、无私奉献的母亲形象。这位宁静而善良的母亲一直慷慨无私地向人类奉献着自身的力量。在平静、繁荣的自然界中, 森林遍布地表, 小鸟清脆地鸣叫, 牛羊自在地奔跑, 人类辛勤地劳作, 一切都是那么地静谧和谐。

  从人类站在自然界食物链金字塔的顶端到近代科学兴起前夕的文艺复兴的漫长时期, 有机论自然观都是人类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主流观念。麦茜特认为, 在文艺复兴时期, 人们的自然和社会观念与现代有着巨大的区别, 是基于人类与世界、微观世界与宏观世界之间的密切联系与有机类比之上的, 带有强烈的有机论的特征。人类生存的环境是一种既相互竞争、又彼此依赖, 在依赖中生存、在竞争中发展的整体上不断进步和有序化的有机环境。人们认为, 宇宙中的万事万物都是有生命的个体, 生命周而复始, 生生不灭, 在其中, 我们没有确定的理论和方法来严格区分自然界中的生命物质与非生命物质。

  然而这一切都已成为永远的追忆。在文艺复兴运动之后, 近代科学从西方世界首先兴起, 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麦茜特通过研究指出, 近代之后, 充满生机的、女性为大地中心的有机论的自然观被一种机械的自然观取代了, 在人们的心中, 自然界的形象也就变成了死寂的、被动的、无机的和受人类支配控制的对象世界。她认为, 这种局面的出现是非常令人痛心的。

  麦茜特说:“我们业已失去的世界是有机的世界。从我们这个物种的朦胧起源时代开始, 人类为了生存, 就一直生活在与自然秩序的日常农耕的、直接的有机关联中。”[2]1可惜的是, 这种有机论自然观所展现的自然界已经远离我们而去, 想要回归这种良性的相互关系中是非常艰难的事。

  麦茜特十分怀念大地被视为万物生灵共有母亲的时代, 这是人类与其他生命共存共荣, 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前工业时代。她认为人类与其他物种之间、人类与自然之间彼此尊重、相互依存的道德情感是自然母亲遭受巨大伤痛之后兴起的环保主义和环境伦理学的理论渊源和哲学基础。

作者简介

姓名:张今杰 谢扬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秒速时时彩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北京赛车论坛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平台 pk10代理网址 安徽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