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时时彩 >> 哲学 >> 来稿首发
[文萃]改革开放40年中国价值哲学研究:问题与出路
2019年08月30日 17:03 来源:《哲学动态》2018年12期 作者:兰久富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笼统地说,哲学分为理论哲学和实践哲学。理论哲学主要探讨思想领域的问题,比如心灵如何认识心灵之外的现实,根据什么确定人的身份同一性,等等;实践哲学主要探讨行动中提出的问题,比如人应该做什么,社会应该如何公平分配公共资源,等等。价值哲学从总体上对善恶和价值作一般性研究,其目的不只是对善恶和价值现象获得一些认识,更重要的是通过区别善恶和评价价值,为人们的行动指出追求的方向。价值哲学所研究的问题来自于行动,其得出的研究结果将运用于行动,因此价值哲学也属于实践哲学。

  20世纪80年代,在思想解放和改革开放的大潮中,价值问题的讨论成为国内哲学研究的一个热点。40年来,经过学者们的共同努力,国内的价值哲学研究取得了丰硕成果,形成了以价值关系说为标志的价值理论体系。对价值现象作理论分析毫无疑问是非常必要的,但是把价值问题当作单纯的理论问题却忽视了价值哲学应有的实践特征。中国价值哲学的进一步发展应该重视对评价、选择、规范等与行动密切相关的价值问题的研究,如此才符合价值哲学作为一门实践哲学的定位。

  对价值本质的研究受限于存在论的理论范式

  价值哲学的首要概念是“价值”,弄清“价值”一词的涵义是一切研究的起点。然而“价值”并不是一个清晰的概念,它有多种用法和涵义。由于研究者们对价值本质的看法不同,导致对价值概念理解的分歧,进而形成不同的价值理论。存在论和认识论中一直有客观论与主观论的争论,这个争论出现在价值哲学中就成为价值客观论与价值主观论的争论。价值客观论与价值主观论争论的核心在于是否承认价值的客观实在性:如果承认价值是某种真实存在的东西,那么是价值客观论;否则就是价值主观论。

  价值客观论把价值当作某种客观实在的东西。然而,价值究竟是什么,对此有不同的看法。最具代表性的是价值实体说和价值属性说。价值实体说认为,价值是一种无法在经验中把握而只能在思想中认识的实在。例如,柏拉图提出“善”是理念,哈特曼肯定“价值”是本质。因为理念或本质被看作比现象更为真实而永恒的存在,所以善或价值也就被视为客观的、绝对的实在。价值属性说则认为,价值是某些事物具有的性质。不过也有一些研究者认为价值具有兼具主观性与客观性的性质。把价值当作主观性与客观性相结合的性质,其实是否定了价值独立于意识而存在的客观实在性。

  国内价值哲学的主流观点是价值关系说,认为价值是主客体之间的一种关系——客体满足主体需要的关系。虽然“客体对主体的作用”比“客体满足主体需要”所涵盖范围更广,但在国内价值哲学的研究中几乎都把客体对主体的作用限定为客体满足主体的需要。在这一点上,国内价值哲学与西方经济学和管理学对需要的理解有所区别:西方经济学和管理学把欲求的满足作为决定消费和决策的依据,而不区分其中哪些是主观的欲望、哪些是客观的需求。

  价值问题本来是在与行动相关的评价和选择中凸显出来的。问题在于,探究“价值是否存在”的必要性何在?难道价值不是客观存在的东西就不能评价和选择事物吗?笔者认为,探究“价值是否存在”是受了存在论思维方式的影响。存在论思维方式总是追问所谈论事物是否存在以及如何存在,当“价值”作为一个词语出现时,存在论思维方式就引导人们去探索价值是什么。人们经常说这个事物有价值、那个事物没有价值,这种说法本身就体现着存在论的思维方式。对于自然世界的事物来说,探讨它是什么、如何存在是合理的,但对于“价值”却不大适合。对于一个没有指称的评价用语,争论它是什么或者它如何存在,这完全是走错了方向。价值哲学研究“价值是什么”是没有意义的,这个问题本来就是一个虚假问题,不可能得到正确的答案。

  对评价与选择的研究是价值哲学的关键任务

  价值哲学不必研究“价值是什么”,但必须研究“什么有价值”。“什么有价值”,从表述形式来看似乎是事实问题,但从实际内容来说是真正的价值问题。断定某个事物有价值,不是描述这个事物具有所谓“价值”这样一种东西,而是对这个事物好坏的评价。如果对事物作出好坏的评价,那么就说这个事物有价值,其中评价为好的事物有正价值,评价为坏的事物有负价值;如果对事物既不评价其为好也不评价其为坏,那么就说这个事物没有价值。

  评价事物有没有价值,与描述事物有没有某种性质或人与事物是否构成某种关系,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判断形式。描述事物只是揭示事实,说明事物是什么样子、人与事物之间存在什么关系;而评价事物则是对事物作出积极的肯定,表达人对事物的态度。在“描述事物满足人的需要”和“评价事物有价值”之间存在一条界线,即阻隔事实判断与价值判断的鸿沟。要跨越这个界线就要设定一个价值标准——满足人的需要的事物是好的、有价值的。这个价值标准实际上是一个价值判断,没有这个价值判断就无法从对事物的描述过渡到对事物的评价。

  对事物的评价没有真假之别,但有对错之分,有些评价是正确的,有些评价则是错误的。在认识论中,哲学家为了捍卫真理的确定性,对怀疑论和不可知论作出了多层面的反击;同样,在价值哲学中,为了维护价值评价的可靠性,就要有力地回应价值相对主义和价值虚无主义的挑战。

  要有效地回应价值相对主义和价值虚无主义的挑战,就必须为价值评价的合法性和正确性提供可靠的依据。在把需要限定为实际需求的情况下,这个评价尺度是相对可靠的,可以对事物的价值作出比较稳定的评价。当然,人的需要会发生变化,以需要为尺度衡量事物的价值,会得出事物有时对人有价值、有时对人没有价值的结论。在不同的条件下对事物有不同的评价是正常的,这与价值相对主义所主张的“评价毫无确定性”是完全不同的。应该说,把实际需求与主观欲望加以区别,排除主观欲望,只以实际需求为衡量价值的尺度,这是国内价值哲学在评价问题上的一个创新。

  在某种意义上,以需要为尺度确实可以对外在事物的价值作出合理的评价。但是,进入人类评价体系的事物不只是作为手段的事物,还有作为目的的事物。人自身及其存在状态就是这样的目的事物。比如生命、健康、快乐是人自身的存在状态,食物、衣服、住房、工具等外在事物用来维持这些内在的存在状态,这些存在状态就是人的生存活动的目的。把需要作为尺度只能衡量外在事物的手段价值,不能衡量人自身存在状态的目的价值。要衡量目的价值就必须寻找比“需要”更根本的尺度。

  人的目的价值,可被笼统地理解为人本身的重要性,还可被更具体地把握为人的存在状态的好坏。人的存在状态的好坏就如同人这个价值尺度的刻度,当某个事物维持人的好的存在状态时就可以评价这个事物是好的,而导致人的坏的存在状态时就可以评价这个事物是坏的。

  探寻评价事物价值的初始根据,最终可以找到人的好坏存在状态这个尺度。人的存在状态不是外在的手段而是内在的目的,其好坏就是目的价值。当目的价值得到确立时,手段价值也就有了前提和根据:如果某个事物作为手段能够实现好的目的,那么就可以评价这个事物是好的、有正价值;而导致坏的结果时,则评价这个事物是坏的、有负价值。人的自然倾向是基于人的本性的自然选择,该自然选择可以成为我们用来区分好坏的依据,即人自然追求的存在状态是好的,自然逃避的存在状态是坏的。以人的本性及其自然倾向作为评价好坏的根据,可以免于受到主观价值观念的影响,而且据此作出的评价和选择能够与人的本能行动保持一致。

  价值选择问题是价值评价问题的后续问题。判断一个事物有没有价值属于评价范畴,而判断“在多个有价值的事物中如何取舍”属于选择范畴。选择价值可以看作对“什么更有价值”的回答,而“什么更有价值”是“什么有价值”的进阶问题。在选择价值时仅判断各个事物有没有价值并不够,还要比较各个事物价值的相对大小,然后根据价值的大小确定并选取其中价值更大的事物。如果根据维持存在状态的强度和持续时间来计算价值量则在理论上较为明晰,尽管这样计算价值也只有理论的意义。我们可以把事物维持人的存在状态的强度与持续时间的乘积作为这个事物的价值量。对于不同种类的价值只能按优先次序比较大小,优先地位较高的价值比优先地位较低的价值更大。价值的优先次序要按价值的基础地位来排列,越处于基础地位的价值越优先,比如健康比快乐更基础,健康的价值优先于快乐的价值,于是给人带来健康的事物比给人带来快乐的事物有更大的价值。确定了各个事物的价值之后就可以按最大化原则选择价值。

  “什么有价值”不单是一个理论问题,还是一个实践问题。对于一个单纯的理论问题可以将它“悬置”起来,对它采取存而不论的超然态度;可是对于一个现实的实践问题则必须给予明确的回答,若不回答就无法进行自觉的、有目的的行动。在“价值是什么”和“什么有价值”这两个问题中,前一个问题是虚假问题,应该将它抛弃掉;后一个问题则是不可回避的重要问题,应该对其作全面而深入的研究。

  价值哲学与道德哲学、政治哲学的互补关系

  价值哲学研究一般性的价值问题,为评价事物的价值建立共同的标准,为选择有价值的事物提供基本的原则。政治学关注社会制度的价值,以及由社会制度保障的人的地位、权利的价值。价值哲学并不专门研究具体事物的价值,但可以把它对评价和选择的研究成果应用到对这些具体事物的评价和选择上。从对价值问题的研究来说,价值哲学相对于其他人文社会科学来说具有基础地位。

  价值哲学与道德哲学、政治哲学有密切的联系,三者都研究评价和选择问题,但是三者选取的角度不同:价值哲学研究从—个人的角度如何评价和选择价值,道德哲学研究在两个人之间如何评价和选择价值,政治哲学则研究在多人之间如何评价和选择价值。三者分别从三个角度研究评价和选择问题,构成了互济互补的关系。

  人文社会科学都以改变或调整社会现实为使命,因而都是以实践为指向的学科。价值哲学的任务正是为人文社会科学提供价值理论基础,通过这些学科对社会实践产生影响从而体现其实践哲学的特性。

  (作者单位:北京师范大学价值与文化研究中心。《哲学动态》2018年12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李秀伟/摘)

作者简介

姓名:兰久富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秒速时时彩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安徽快3 江苏快3走势 安徽快3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