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时时彩 >> 哲学 >> 逻辑学
溯因哲学
2019年06月11日 15:11 来源:《哲学动态》 作者:(英)蒂莫西·威廉姆森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Abductive Philosophy

  作者简介:蒂莫西·威廉姆森,牛津大学哲学系。

  译 者:刘靖贤,辽宁大学哲学与公共管理学院

  原发信息:《哲学动态》第20177期

  内容提要:溯因推理是一种非形式化方法,用于非演绎的扩展推理和理论选择,这在自然科学中是熟知的。虽然这个术语被追溯到皮尔士,但这里的用法并不试图与他对“溯因推理”的各种界定保持一致。如果“解释”被理解为既包括因果解释又包括非因果解释,那么这个术语大约等价于“最佳说明推理”。哲学有时已经使用溯因方法论,将来应该会更多地使用。在使用溯因方法论时,哲学仍然是一门主要的“扶手椅”学科。

  关键词:溯因推理/最佳说明推理/溯因方法论

 

  一 溯因推理概述

  在考虑哲学溯因推理之前,我们需要用一般术语刻画这种方法,使其可以运用于哲学理论。我们的出发点是把溯因推理看作最佳说明推理(inference to the best explanation)。以下评论仅仅是指示性的,并不追求全面的说明①。

  我们可以把理论(或假说)看作我们证据的潜在解释。限定词“潜在”的要点是,一个假的理论不是观察材料的实际解释。在这个意义上,它实际上没有解释观察材料。但在知道理论是否为真之前,我们需要将其看作潜在解释,目的在于通过这种做法来指导我们判断理论是否为真。证据的潜在解释是任何在其为真的情况下解释证据的东西。理论T与理论T*相比是关于证据E的更好的潜在解释,当且仅当,T在其为真的情况下可以比T*在其为真的情况下更好地解释E,简言之,T可以比T*更好地解释E。

  在最好的情况中,T通过衍推E来解释E。更典型地,T必须与辅助假说结合起来衍推E。必须相应地评价这些辅助假说,它们可以各自分别是合理的,或者溯因地评价它们与T的结合。显然,辅助假说本身不应该衍推E,否则T将是多余的。在其他情况中,这种关联不可避免地是概率性的:E以T为可能条件,也许T与辅助假说结合在一起,必须像前面那样评价这些假说,不应该使T成为多余的。在最低程度上,T必须与E一致。简言之,T越接近于衍推E越好(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

  除了与E的关系,T的优点越多越好(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它应该是优雅的和统一的,而不是任意的、欺骗性的、特设的或混乱复杂的。它应该是有信息性的和普遍的。简言之,它应该把简单性和推理强度结合起来。

  如果理论T作为我们证据E的潜在解释得到足够高的评价,并且比其他理论更好,那么我们可以通过最佳说明推理从E推出T。这种推理通常是非演绎的:这不是说,E越接近于衍推T,T越应该被看作E的潜在解释(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最佳说明推理显然是可错的,它可能使我们从真的证据E得出假的理论。然而,可错性并不证成怀疑论。最佳说明推理是知识的重要工具。

  我们在自然科学和日常生活中不断地使用最佳说明推理。例如,从我们不能通过知觉、记忆、证词等获得直接证据的事件得出结论,这是常事:宇宙学家得出大爆炸是宇宙起源这个结论;考古学家得出三千年前这个考古现场的城市被敌人的进攻摧毁这个结论;猎人得出几个小时前几只鹿从这里向东跑去这个结论。这些都是基于当下证据的,而当下证据被解释为过去事件的痕迹。但是最佳说明推理也可以用于得出普遍结论,而不仅仅是关于过去特定事件的结论。的确,这在自然科学中是对理论进行论证的典型方式。理论可以是关于可观察但尚未被观察的现象;或者不可观察的现象;或者两者兼有。如果两个理论作出相同的可观察预测,那么最佳说明推理仍然可以在其中进行选择,因为其中一个是更简单的和更不特设的。在使我们从观察到的现象转向不可观察的现象时,最佳说明推理比枚举归纳更强有力。

  当然,我们只评价那些考虑过的潜在解释。有时存在着任何人都没有考虑过的潜在解释。有时这些没有考虑过的潜在解释是实际解释。在这些情况中,最佳说明推理使我们误入歧途。然而,如已经表明的,可错性并不证成怀疑论。令人安慰的是,我们考虑过的潜在解释往往比我们没有考虑过的更简单,所以根据简单性标准是更好的。

  最佳说明推理并不根据概率直接评价潜在解释。这并不自动地使其与概率论认识论不一致,例如贝叶斯式的概率论认识论。如经常发生的在很难评价概率时,特别是理论的贝叶斯式先验概率,最佳说明推理的使用有很好的启发性。在这些情况中,最佳说明推理是我们在实践中能够得到的最接近于概率论认识论的东西。

  这不要求证据命题作为被解释者是某种特殊种类。任何已知的真理都可以是证据命题。②它们可以是无理论负荷的或有理论负荷的、特殊的或普遍的。这也不要求解释是因果的,它们可以是构成性的。例如,将开普勒的天体运行规律看作牛顿更普遍运动规律的证据。假如这些规律是永恒的,那么它们既不是原因也不是结果。牛顿的规律解释但不导致开普勒的规律,前者把后者纳入自身中。严格说来,在这种情况下解释仅仅是潜在的,因为牛顿的规律仅仅是近似真的,但问题已经说明得足够清楚了。

  证据基础的范围应该有多广?原则上,我们想让理论T与我们的所有证据一致。这相当于说,证据基础E是我们的全部证据。然而,在实践中,我们仅仅期望一个理论解释我们全部证据的一小部分。如果对于证据的某些重要部分来说一个理论是好的潜在解释,并且至少与其他部分一致,那么我们在大多数情况下是非常满意的。的确,对于好的(潜在)解释来说,上面给出的标准并不依赖于把T和E之间的关系看作有特定解释性的。这相当于说,我们应该用更一般的术语来设想理论和证据之间所要求的关系。为了承认这种一般化,我将使用皮尔士的术语“溯因推理”而非“最佳说明推理”(虽然皮尔士有时用说明来界定溯因推理)。

  以上概述没有清楚说明是什么使溯因推理成为好的方法。例如,为什么像优雅性这种美学标准对追求真理有贡献?然而,溯因推理在成功的自然科学中的主要作用是,有好的理由认为它是好的方法,即使我们不完全理解其原因。现在,我们有理由在这个基础上继续前进。对于当下的目的来说,重要的是,不把溯因方法限制在自然科学中。特别地,无论是否应该,它可以运用于哲学。

  二 哲学中的溯因推理

  哲学应该使用广义的溯因方法论。的确,在某种程度上它已经这样使用,但它应该以一种更大胆、系统和知识的方式使用。

  在把溯因推理运用于哲学理论的建构和选择时,我们应该从什么证据基础开始?一如往常,答案在原则上是:我们的全部证据。这可以说是人类知识的整体,它包括自然和社会科学、哲学以及常识等人类已经获得的所有知识。我们的任何知识在根本上都与哲学有关,任何与这些知识不一致的哲学理论都是假的(因为已知的知识都是真的)。特别地,不存在局限于以某种特殊的“概念的”、“先验的”、“直观的”或“扶手椅的”方式获得的知识。

  哲学是一种根据所有证据基础进行的溯因探究,对这一观点的诱人反驳是:如果采取这一观点,哲学将变成萌芽状态的自然科学——无论好坏。这不仅仅意味着,证据基础包括所有自然和社会科学的结论,这将要求哲学保持对它们最新进展的关注,涉及新的实验和观察材料。根据这一观点,难道我们不应该期望对立哲学理论之间的选择有时会要求哲学产生新的证据以便检验它们的结论吗?在这种情况下,难道哲学家将不得不开始进行他们自己的实验并且作出他们自己的观察吗?毕竟,系统性溯因探究最重要的典范是自然科学。

  一个答案是,哲学家可以通过思想实验来产生它们自己的证据。自然科学家有时使用思想实验,为什么哲学家不应该这样做?然而,虽然思想实验的方法在哲学中是合理的③,但是这个回答并不充分,因为它没有说明为什么这种方法与自然科学相比更能满足哲学对新证据的所有要求。

  的确,哲学进展有时依赖于实验产生的新证据,这本身是合理的。例如,当代知觉哲学受到近来知觉心理学实验结果的深刻影响。有时与知觉哲学中的问题最相关的实验尚未完成甚或尚未设想。显然,实验的完成最好是交给实验心理学家,因为他们有相关的实践技能,而不是交给哲学家,因为他们是业余实验者,但是哲学家能够而且有时也的确在实验的设计和解释中发挥了重要且合理的作用。

  在哲学与实验之间不存在防火墙。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一旦哲学变成一种更系统的溯因探究,它与自然科学的方法论差别将完全消失。因为自然科学并非是唯一的溯因推理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的系统探究,至少在数学这种高度成功的“扶手椅”探究中也是这样。当然,期望哲学采取与数学完全相同的方法论是愚蠢的;期望哲学采取与自然科学完全相同的方法论也是愚蠢的。相反,在说明各种方法论与溯因推理重要作用的一致性方面,数学是自然科学的有益陪衬。

作者简介

姓名:(英)蒂莫西·威廉姆森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秒速时时彩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秒速时时彩平台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彩票 秒速时时彩平台 江苏快3 快乐飞艇 华盈彩票网 秒速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