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时时彩 >> 哲学 >> 逻辑学
主事性的模态逻辑进路
2019年11月22日 16:12 来源:《重庆理工大学学报》 作者:贾青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贾青,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

  原载:《重庆理工大学学报》2018年09期

  在行动理论中, 行动 (actions) 被认为是事件 (events) 中的一个特殊类别, 而将行动从事件中区分开来的就是主事性 (agency) (1) , 也就是说行动可被视为具有主事性的事件。主事性虽然是行动理论中的一个重要概念, 但是关于这一概念如何界定的问题却存在诸多争论。在本文中, 首先梳理主事性的几种主要定义方式并且指出这些定义方式中存在的问题, 然后介绍关于主事性的几种重要的研究视角以及在这些研究视角下的主要研究课题, 最后介绍主事性的模态逻辑研究视角以及一系列的模态逻辑研究方案, 说明在特定哲学假设 (如不确定性假设等) 的基础上模态逻辑方案能够给出主事性不同的刻画方式, 并利用逻辑的句法和语义这两部分说明不同主事性刻画方案之间的区别和联系。

  一、主事性的界定

  主事性可以被简单地刻画为行动者 (actor) 独立行动 (act) 以及自主选择的一种能力。如果将行动视为一种事件, 那么主事性就构建了行动者和事件之间的一种二元关系。然而, 无论是将主事性界定为一种能力还是将主事性抽象为一种二元关系都没能给出一个较为精确的对主事性的界定, 也没能将主事性划归为更简单易懂的概念或者术语。因此, 虽然主事性是行动理论中最为基础的一个概念, 但是关于这一概念的界定或者划归却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总的来说, 主要有以下的几种理论:

  1. 用意向性 (intention) 或者意向性行动 (intentional actions) 定义主事性

  由于主事性将行动从事件中界定出来并且进一步将某一活动归结为某一行动者的行动, 所以对主事性的界定与对行动或者行动者的界定往往是密不可分甚至是等同的。例如戴维森 (D.Davidson) 将行动者界定为:如果存在一种描述方式能够使得某人的所做是有意向性的, 那么其就是该行动的行动者[1]。具体来说, 这一定义要求主事性具备两个条件:首先, 该主体所做出的是一个意向性行动, 即那种由主体的信念以及愿望所引发的行动;其次, 要存在一种描述方式能够将这一行动描述为一个意向性行动。

  举例来说, 我们可以构建这一场景:在桌子上放着一杯咖啡, 这时我却认为杯子里放的是茶并且走过去打翻了这个杯子。

  在这一情境下, 如果我说“我打翻了咖啡”, 那这就不是一个意向性行动, 因为我的意向性是要打翻茶而不是咖啡。然而, 如果我说“我打翻了杯子里的内容物”, 那么这就是一个意向性行动, 在这一描述下, 主体或者行动者所做的就是一个意向性行动。

  主事性的这一定义方式最大的问题就是, 按照行动理论的传统观点, 主事性应该是比意向性更为基础的概念, 但是这一定义方式却将主事性的界定建立在对意向性, 特别是意向性行动的描述之上, 因此很容易让人感到不直观。另外, 相较于主事性问题而言, 意向性问题在界定、划归以及构成方式等方面所存在的争议更大, 因此将意向性概念作为界定主事性概念的基础就会出现根基不牢的问题, 更不利于主事性问题的理解。

  2. 用导因 (cause) 定义主事性

  齐硕姆 (R。Chisholm) 以及班尼特 (D。Bennett) 等指出由于很多事件 (结果) 都是由主体或者行动者所做的某些事所导致的[2], 因此可以说如果某人的行动导致或者诱发了某件事的发生, 那么其行动就是该事件的导因[3]。这时, 主事性就体现在行动者所做出的行动导致或者诱发另一行动的过程中。例如, 我吃饭的这一行动就会导致我感觉自己饱了的这一结果或者事件。

  但是用这一定义方式却无法说明初始行动 (primitive actions) 的主事性问题。戴维森所定义的初始行动, 即那些并不是由其他行动所影响而导致的身体移动 (bodily movement) , 例如弯曲手指等。对于这类行动而言, 这一定义方式就是不成立的。

  3. 用影响来定义主事性

  这一理论由费因伯格 (J。Feinberg) 提出[4]。该理论指出当我们用因果 (causality) 来刻画主事性的时候, 更应该注重的是某一行动的影响 (effect) 而不是原因, 因此相较于用原因或者导因来定义主事性, 更合理的方案是使用影响来界定主事性, 例如某个主体的身体挂碰到了开关、打开了开关并使得房间变得明亮起来。在这一系列描述或者表达中很难说清哪些是意向性行动哪些不是意向性行动, 因此用意向性来界定主事性是不合理的。实际上, 主事性就体现在行动者及其行动所导致的结果中。

  然而, 在该界定中, 影响或者结果只能归咎于行动者。例如, 某一行动者挥舞球杆击中了一个棒球, 而这个棒球飞起来之后打破了一张玻璃。在这一情境中, 这一行动者击中了棒球, 棒球的弧线运动导致其打碎一张玻璃, 但是主事性却很难被归结到棒球的弧线运动上去。我们也不能说行动者对打碎一张玻璃这一影响或者结果具有主事性。

  上述这3种主要的界定方案多多少少都存在自身的问题或者缺陷, 而这也使得对主事性的界定很难能够获得学者们较为一致的认可。我们只能说在这些方案中, 戴维森的方案, 即使用意向性或者意向性行动界定主事性的方法得到了较多学者特别是逻辑学者的认可, 如安德森 (A.Anderson) 、贝尔纳普 (N.Belnap) 等, 因此, 在本文中, 我们对主事性的讨论也将以这一界定为基础而展开。

作者简介

姓名:贾青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秒速时时彩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安徽快3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 pk10代理网址 加拿大28 加拿大28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