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时时彩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马克思论所有权的自由本质和自我异化
2019年11月21日 10:2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 作者:萧诗美/肖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Marx on the Essence of Freedom of Ownership and Self-alienation

 

  作者简介:萧诗美,湖北大学特聘教授,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教授;肖超,武汉大学哲学学院博士研究生。武汉 430072

  原发信息:《中国社会科学》(京)2019年第20192期 第4-25页

  内容提要:通过本源考察和前提追溯,从马克思的所有权批判话语中可以发现马克思所有权理论的另一面,即马克思对所有权的自由本质的充分肯定和强烈追求。这就使得马克思的所有权理论具有追求自由和拒绝异化的双重性质。这种辩证的历史的所有权概念不但区别于资产阶级的非批判的所有权概念,而且区别于激进社会主义简单否定一切所有权的主张。辩证的历史的所有权理论无疑仍然具有批判的性质,但是这种批判不是简单地否定一切所有权,而是只批判和否定所有权的异化,而批判所有权异化的目的正是为了实现所有权的自由本质。

  关键词:马克思/所有权/自由本质/自我异化/主客同一

 

  所有权问题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中不可回避。经济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而市场经济的前提和基础正是所有权。马克思盛赞兰盖提出的“法的精神就是所有权”①见解深刻,从这句话中即可看出所有权在依法治国中的基础地位。康德、黑格尔等哲学家都把所有权作为其法哲学体系的核心范畴,韦伯、梅因等思想家也把所有权看作现代文明的第一基石。中国具有鲜明特征的改革开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依法治国、现代文明……所有这些都需要马克思主义的所有权概念来规范。

  因此,深入源头阐释真正属于马克思的所有权概念就成了哲学的任务。马克思所有权概念的辩证性质和历史性质,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原理——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在生产资料所有权问题上的具体体现。

  一、马克思论所有权的自由本质

  (一)马克思的原初所有权概念

  马克思充分肯定蒲鲁东“什么是所有权”之问,认为蒲鲁东同名著作的突出特点“正是在于把私有财产的实质问题看做对国民经济学和法学生死攸关的问题”。②但是马克思认为“私有财产”只是“财产的一定形式”,③不是所有权的一般形式,“虽然蒲鲁东先生表面上似乎讲的是一般的所有权,其实他所谈论的不过是土地所有权,地租而已”。④所以马克思又批评蒲鲁东的上述“问题提得非常错误,甚至无法给它一个正确的回答。”⑤因为“在每个历史时代中所有权是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在完全不同的社会关系下面发展起来的。……要想把所有权作为一种独立的关系、一种特殊的范畴、一种抽象的和永恒的观念来下定义,这只能是形而上学或法学的幻想。”⑥可见,马克思反对给所有权做超历史的抽象定义。

  但是马克思并不反对追寻所有权的历史起源,这一追寻工作具体落实在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1857-1858年手稿)》中。在这部著名手稿中,马克思运用历史唯物主义方法,顺着追寻资本原始积累的理路,对资本主义以前的各种所有权形式进行了系统的研究。其中,马克思对原初状态下的财产所有权做过十余次准定义式的描述,例如:

  财产最初(在它的亚细亚的、斯拉夫的、古代的、日耳曼的形式中)意味着,劳动的(进行生产的)主体(或再生产自身的主体)把自己的生产或再生产的条件看作是自己的东西这样一种关系;⑦

  所有制的各种原始形式,必然归结为把各种制约着生产的客观因素看作是自己的东西这样一种关系;⑧

  财产最初无非意味着这样一种关系:人把他的生产的自然条件看作是属于他的、看作是自己的……前提;⑨

  财产仅仅是有意识地把生产条件看作是自己的东西这样一种关系;⑩

  劳动的个人把土地看作是自己的东西;(11)

  劳动者把工具看作是他自己的东西。(12)

  以上引述可以归纳成一概括定义:所有权(Eigentum)最初(ursprunglich)是劳动者把劳动的客观条件看作是自己的(eigen)东西这样一种关系。其中有三个关键词需要重点解释。

  Eigentum在中文里可以有“财产”、“所有权”和“所有制”诸种译义,中译者通常根据不同的语境采用不同的译词。(13)笔者认为此处原译的“财产”应改译为“所有权”,理由不仅是因为Eigentum本来就包含“财产”和“所有权”两重含义,而且这两个概念之间有着实体和关系的区别:财产是一实体范畴,指所有权的客体对象,即所有物;所有权则是一关系范畴,指所有人和所有物之间的关系,这个关系就叫所有权。马克思在说明何谓Eigentum时每每都要言及它是一种“关系”,足见Eigentum在此处应该是作为关系范畴的所有权概念,而不是作为实体范畴的财产概念。

  马克思在描述何谓所有权时还使用了Eigentum的词根eigen做中心词,eigen在德文中本来就有“田产”、“地产”的含义,作为Eigentum的词根,像英文ownership的词根own一样,意为“自己的”。这正是罗马人主张所有权的方式,罗马法中并没有表示所有权概念的专门术语,罗马人是在诉讼活动中用“此物是我的”(res mea est)来表示所有权的概念。(14)卢梭、康德等近代思想家也是用“我的和你的”来表示所有权的概念。马克思强调“自己的”这一含义,说明他要阐述的是西方历史上正宗的所有权概念。

  马克思还为这种所有权加上限定词ursprunglich,该词被译为“最初”,实际上它有“本源、原始、原本”等含义,综合地看完全可以译为“原初”。因而原译“最初的财产”,完全可以解读为“原初的所有权”。所谓原初所有权,就是尚未发生异化、具有自由本质或本真状态的财产所有权。这正是我们要寻找的马克思的正面的或肯定性的所有权概念。

  事实上,不仅罗马人、卢梭和康德都用“我的东西”来表达所有权的概念,而且德文Eigentum、英文ownership、意大利文dominio、俄文Собственность都是用词根“自己的”加名词词尾构成表示“所有权”的概念。(15)可见,所有权概念的精髓就在“我的东西”这一表述中。稍作分析即可发现,在“我的东西”中必然蕴涵着“我本身”。而“我本身”和“我的东西”的关系,就是自我和对象的关系。规范地说就是主体和客体的关系,不过不是逻辑和认识论中的主客体关系,而是劳动实践即感性活动中的主客体关系。从定义中可以看出原初所有权的主体是劳动者,不同于一般财产权概念中的所有者,可以理解为劳动者和所有者是同一的。原初所有权的对象是劳动的客观条件,不包括劳动的主观条件,因为其作为前提包含在前者之中。在劳动的客观条件中马克思又区分了生产条件和消费条件,明确指出“我们把这种财产归结为对生产条件的关系”,而“不是对消费条件的关系”。(16)可见所谓原初所有权正是历史唯物主义视野中直接生产者对生产资料的所有权。

  (二)历史唯物论的所有权结构

  马克思认为劳动者对劳动条件的所有权“是通过生产本身才实现的”,“发生在对这些条件的能动的、现实的关系中”。(17)据此他断言:“一切生产都是个人在一定社会形式中并借这种社会形式而进行的对自然的占有。”(18)“自己的劳动实际上是对自然产品的实际占有过程”。(19)所谓对自然的占有,就是把自然的东西变成自己的东西。黑格尔说:“通过占有,物乃获得‘我的东西’这一谓语,而意志对物也就有了肯定的关系。”所谓意志对物的肯定关系,就是“物和我的意志的同一性”。(20)这个同一性就内涵来说就是所有权的自由本质,因为它是人的自由意志在物上的实现。但实际占有是否具有所有权的自由本质要视劳动本身的性质而定。例如在奴隶劳动和雇佣劳动中,劳动者虽然也在事实上占有了自然,但是劳动者同劳动对象只有外在的偶然的结合,没有内在的必然的同一。在这种情况下,主体对客体只有物质上的占有,没有精神上的占有;用罗马法学家的话说,只有占有的体素,没有占有的心素。因而这时对象与自我只有现象上的统一性,没有本质上的同一性。现象界的关系服从因果规律,不可能是自由关系,也就谈不上所有权的自由本质。

  对象与自我在本质上的同一性只有在创造性的自由劳动中才能达到。马克思论证说:“通过这种生产,自然界才表现为他的作品和他的现实。因此,劳动的对象是人的类生活的对象化:人不仅像在意识中那样在精神上使自己二重化,而且能动地、现实地使自己二重化,从而在他所创造的世界中直观自身。”(21)人之所以能够在他所创造的对象中直观自身,是因为“我们的产品都是反映我们的本质的镜子。”(22)因而所谓在对象中直观自身,就是在对象中看到自己的本质,发现对象原来就是自己,自己原来即是对象。既然对象即是自身,那么占有对象也就等于占有自身了。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这种情况下人对自然的占有不再只是外在的物质的占有,而是外在的物质的占有和内在的精神的占有结合在一起,即以“身心合一”达至“物我同一”。所以马克思认为真正与人的自由本性相适应的所有权应该是“对人的本质的真正占有”。(23)在这种占有中,被占有的东西不是一般的他物,而是人的对象性本质。由于本质作为谓词与主词在逻辑上是等同关系,这种关系中的主体和客体,虽然现象上是两个不同的东西,本质上却是同一个东西。同一个东西自己同自己发生关系,这种关系必定是自由的。

  所有权的经济起源概括地说有两个:在自然经济中是自己的劳动,在商品经济中是自己的劳动加上相互的交换。劳动的本质是把自然的东西变成自己的东西,交换的本质是把别人的东西变成自己的东西。把别人的东西变成自己的东西其实有两种不同方式:一种是抢夺或偷窃,其特点是不需要承认和尊重对方的所有权,这也是抢劫和盗窃在所有文明社会的法律体系中均被视为非法和不义的原因。第二种方式是和平自愿地交换,其前提是相互承认对方的所有权,明确这是我的,那是你的,然后方能彼此交换。如果不分你的和我的,就无法进行交换;如果你的也是我的,我的也是你的,就没有必要进行交换。相互承认对方所有权的中介手段是成文法律。所以马克思说:“只是由于社会赋予实际占有以法律规定,实际占有才具有合法占有的性质,才具有私有财产的性质。”(24)法律规定意味着“某物是我的”不再只是我的自我主张,而且得到了他人的承认,从而意味着“我的自由意志”变成了“我们的共同意志”。这个共同意志其实就是自我和他人的同一性。这个“同一性”用德国古典哲学的语言来表示就是“自我=自我”,意即“人意识到别人是同自己平等的人,人把别人当做同自己平等的人来对待”。如果把“自我=自我”翻译成法国人的政治语言,它的意思就是“平等”:“它表示人的本质的统一,表示人的类意识和类行为,表示人和人的实际的同一性”。(25)政治平等具体到法律中就是权利平等,再具体到所有权上就是相互承认对方的所有权,即每个人都平等地拥有自由支配自己财产的权利。

  可见现实的所有权是由两个同一性叠加而成的:一个是在人对物的关系中,自我和自然的同一性,这个同一性的内容是自由;另一个是在人与人的关系中,自我和他人的同一性,这个同一性的内容是平等。马克思把这两个同一性视为所有权形成中的两级占有:第一级是通过劳动实现的对自然物的占有,第二级是通过交换实现的对他人劳动的占有。(26)可见所有权的本体结构就是生产方式的微观结构:其中人对物的自由关系体现在生产力中,人与人的平等关系体现在生产关系中。但这两重关系又是同时发生的:我把某物看作是自己的东西,这一行为不仅强调了自我与某物的关联,而且表明了自我与他人的区分,划出了自我与他人的界限。这个界限一方面限制我的自由、我的所有权不能逾越自我和他人共同约定的边界,另一方面又保证了我的自由、我的所有权不会受到他人的任意干预。他人的干预犹如在一对恋人之间闯入了第三者,破坏了对象与自我的同一性。所以康德说:“任何东西根据权利是我的,或者公正地是我的,由于它和我的关系如此密切,[以致]如果他人未曾得到我的同意而使用它,他就是对我的损害或侵犯。”(27)对象与自我的同一性投射到自我和他人的关系中,就表现为所有权中至关重要的排他性原则。排他性原则不仅保证了自我和对象的同一性不受他人干预,而且从人与人的社会关系角度进一步证明了所有权的本质是自我与对象的同一性。

作者简介

姓名:萧诗美/肖超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秒速时时彩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 华盈彩票网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平台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