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时时彩 >> 哲学 >> 外国哲学
尼采的游戏 ——对一种喻像的几个文本考察
2019年10月29日 16:11 来源:《同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余明锋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Nietzsche’s Game:Notes on a Central Metaphor of Nietzsche’s Philosophy

  作者简介:余明锋,同济大学哲学系助理教授。上海 200092

  原发信息:《同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20191期

  内容提要:文章首先说明了游戏在尼采成熟的哲学立场中的重要位置;进而集中于早期尼采,特别是《悲剧的诞生》和《希腊悲剧时代的哲学》,试图勾勒出尼采思想发展中的一条隐蔽线索。通过分析《希腊悲剧时代的哲学》中的赫拉克利特式世界游戏,文章指出,尼采所谓的“审美之人”并非一般意义上的艺术家或审美观众,而是能用既严肃投入又超越静观的双重视角来看待生命的人。狄奥尼索斯状态基于主体的变形,《悲剧的诞生》中对生命的审美证成和审美救赎正是基于这种变形,就此而言,《悲剧的诞生》已然开始游戏,但其中仍有不彻底处。只有通过“希腊悲剧哲学”,通过对阿那克西曼德和赫拉克利特的细致辨析,尼采才真正超越叔本华。在尼采的解释中,叔本华是一位现代的阿那克西曼德,而他自己则是一位现代的赫拉克利特。通过赫拉克利特,尼采才克服了艺术形而上学中的二元论预设。彻底的游戏用双重视角取代二元论,取消而非满足救赎需要,如此才真正克服了悲观主义。

  This paper firstly explains the important position of game in Nietzsche's mature philosophy stand.It then focuses on Nietzsche's early works,especially on The Birth of Tragedy(BT)and Philosophy in the Tragic Age of the Greeks,in an attempt to outline a hidden clue in the development of Nietzsche's thought.By analyzing Heraclitus' world game in Philosophy in the Tragic Age o f the Greeks,this paper points out that Nietzsche's so-called “aesthetic person” is not an artist or an aesthetic audience in general sense,but a person who can view life from a dual perspective of both serious absorption and transcendence of contemplation.The Dionysian spirit is based on this transformation of the subject,which is the basis of the aesthetic justification of life and aesthetic salvation in The Birth o f Tragedy.In that sense,The Birth o f Tragedy is already in the game,but its standpoint is still problematic.Only through “the Greek tragic philosophy”,through a detailed analysis of Anaximander and Heraclitus,can Nietzsche really surpass Schopenhauer.In Nietzsche's interpretation,Schopenhauer is a modern Anaximander and he himself is a modern Heraclitus.Only through Heraclitus does Nietzsche overcome the dualistic presupposition of his aesthetic metaphysics.The thoroughgoing game replaces dualism with dual perspective,cancels rather than meets the need for salvation,and thus truly overcomes pessimism.

  关键词:尼采/游戏/审美救赎/狄奥尼索斯式静观/主体的变形/悲剧哲学  Nietzsche/game/aesthetic salvation/Dionysian contemplation/transformation of the subject/tragic philosophy

  标题注释:上海市浦江人才项目“尼采与启蒙问题研究”(项目编号:17Pjc108)。

 

  “游戏”,是尼采思想的关键词或核心喻像之一。对此,我们可以举出尼采思想成熟时期的两个核心文本为证,即《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和《善恶的彼岸》。《善恶的彼岸》的副标题“Vorspiel einer Philosophie der Zukunft”常被译为“一种未来哲学的序曲”,可严格说来,“Vorspiel”是音乐中的序曲,也是情爱中的前戏,是一种着眼于前设条件的(Vor-)因而是反思性的同时又是预备性的思想游戏(Spiel)。①尼采的“前戏”,既可以理解为逻辑上在前(活动于未来哲学的条件领域)的游戏,也可以理解为时间上在前(为未来的哲人做预备)的游戏。甚至可联系康德的“先验”(transzendental)来理解尼采的“前戏”②,“先验”先于经验而使经验成为可能,是经验之必要条件的批判性反思,“前戏”则在游戏之前开启可能的游戏空间,是对游戏之必要前提的批判性考察和可能性探寻。尼采的“前戏”也是一种游戏,正如康德的“先验”本身必然也是一种先天知识。从这个角度来理解,《善恶的彼岸》前言开篇所提的问题就在戏谑之中隐含着至为严肃的内容,而这种严肃又必须以游戏的方式展开,因为只有如此才符合真理的本性:“假如真理是一位妇人——怎么?这个猜疑没有根据么:所有哲学家,只要他们是教条主义者,都不晓得怎么和妇人打交道?”③在尼采看来,全部柏拉图主义的问题都在于误识了真理和求知的本性,都带着过于严肃和刻板的态度追求真理,而“假如真理是一位妇人”,那么游戏中的引诱和尝试就是比体系式演绎和建构更恰切的哲思方式。

  在审查了以往哲学的诸种成见和自由精神的生存处境之后,尼采在《善恶的彼岸》第42节尝试性地将他所着力培育的属于未来又开创未来的“未来哲人”命名为“Versucher”[诱惑者、尝试者、撒旦]。这种诱惑/尝试的游戏品格正诠释了副标题中“Vorspiel”[序曲、前戏]的丰富含义:可以说,尼采并不是出于谦虚(众所周知,大概没有什么比谦虚更有悖于尼采的修辞风格的了,谦虚并不是尼采的德性,他毋宁惯于夸大其词),而是出于对哲学本性的理解,才在副标题中加上了“一种”“未来”和“序/前”等开放式规定。也就是说,他实际上是从“游戏”这个喻像来理解哲学的。乃至于他的格言体写作都与这种游戏式、尝试和诱惑式哲学观有着根本关联。④不夸张地说,只有通过尼采的游戏,我们才能理解他的哲思方式和修辞风格,才能真正地进入他那迷宫式的思想世界。

作者简介

姓名:余明锋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秒速时时彩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pk10代理网址 华盈彩票网 秒速时时彩官网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北京赛车微信二维码进群玩 加拿大28 江苏快3走势 秒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