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时时彩 >> 哲学 >> 外国哲学
为他心辩护 ——处理他心问题的一种复合方案
2019年10月31日 10:18 来源:《哲学研究》 作者:王晓阳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In Defense of Other Minds:The Hybrid Solution to the Other Minds Problem

  作者简介:王晓阳,厦门大学哲学系。

  原发信息:《哲学研究》(京)2019年第20193期

  内容提要:“他心问题”是近代以来知识论的一个重要话题。它关注的是他人或他物是否存在与我相类似的心灵状态或意识状态的问题。处理他心问题的两大当代基础理论方案分别是推论主义和非推论主义。通过分析这两大基础理论方案可以发现,在应对关于他心的怀疑论时,推论主义无法应对极端版本的怀疑论,非推论主义则无法应对温和版本的怀疑论。而一旦我们按照某种方式把推论主义与非推论主义各自的优势相结合,那么就可以构造出一个处理他心问题的新方案——复合方案。本文所提供的这样一种复合方案不但可以有效应对来自(温和的与极端的)两个版本怀疑论的挑战,而且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个关于他心的完整理解。

  关键词:他心问题/推论主义/非推论主义/复合方案/知识论

  标题注释:本文系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助项目(编号20720181103及2072019041)的阶段性成果。

 

  一、引言:他心问题与怀疑论

  在由笛卡尔开启的西方知识论传统中,他心问题(the Problem of Other Minds)是个经久不衰的重要议题。它也是人类一直以来试图攻克的科学难关之一。一般来说,他心问题关注他者的心灵状态(mental states)或意识状况(conscious status)①,因而可以将他心问题细分为如下两个相关问题:

  问题1:除我之外,他人或他物有心灵或意识么?

  问题2:如果有,是否与我的心灵状态或意识状况类似?

  不难理解,对问题1和问题2的回答,要视情况而定。具体而言,如果考虑他人,那么,对于我们中的大多数而言,问题1和问题2的答案显然都是肯定的。如果考虑他物(即非人对象),情况会复杂一些:如果某些广为人知的科学理论(如演化论)是合理的,那么我们中的大多数人也许会认为,某些类人物种(如大猩猩、黑猩猩等高等哺乳类动物),以及某些在演化树上的位置比类人物种距离人类稍远的物种(如猫、狗、海豚等哺乳类动物,或者鹦鹉、乌鸦等鸟类动物),不仅具有心灵活动,而且与人类心灵活动应当部分地相类似。但是,对于那些在演化树上的位置离人类相差甚远的物种(如草履虫等单细胞原生生物,或者蚯蚓等环节动物,或者蜻蜓等昆虫),我们一般不会觉得它们有心灵活动。或者,即使觉得它们中某些具有复杂行为的生物(如章鱼等软体动物)似乎具有心灵活动,那也只是一种与人类心灵相距甚远的心灵类型。而对于那些人造的物种(如未来可能出现的高智能机器),以及生活在遥远星系且与人类物理基质不同的地外生物(如可能存在的半人马座硅基生物),大多数人也许会认为,它们要么不具有任何心灵活动,要么即便有,也与人类的心灵类型相距甚远。

  以上描述的是大多数人对他心的常识看法。他心的怀疑论者恰恰要质疑这种常识,其质疑的立足点则基于“我心与他心在认知上有别”这样一个基本信念:

  信念1:在认知上,了解我自己心灵状态与了解他者心灵状态之间存在一个十分显著的区别:我自己的心灵状态是可直接获知的,与之不同的是,他者的心灵状态则不是可直接获知的。

  看上去,信念1能为大多数人所接受。在众多相关文献中,上述区别也常被表述为,认知者对自己心灵状态具有一种认知上的优先性或权威性。

  然而,对某些极端的他心怀疑论者而言,如果信念1是合理的,那么如下情形就是可能的:除我之外,其他个体完全没有任何心灵状态或意识活动,即我是世间唯一一个具有心灵的个体。换句话说,在他心的极端怀疑论者看来,如果我们排除不了上述这种可能,那么关于问题1的常识看法就并未得到有效辩护。

  事实上,鲜有人会如此极端,关于他心的极端怀疑论毕竟离我们的常识太遥远。可以说,大多数他心的怀疑论者还是比较“温和的”。这些温和怀疑论者往往不质疑他人有心灵,也不质疑某些非人对象有心灵,他们要质疑的是,如下这两个命题得不到有效辩护:

  命题1:除我之外,其他人具有或能够具有与我类似的心灵状态。

  命题2:除了人类之外,某些非人对象的心灵与人类心灵之间具有或能够具有某种程度上的类似性。

  命题1表述的是一个近乎常识的信念。从文献上看,当前绝大多数关于他心问题的争论基本上也是围绕命题1而展开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命题2不值得我们关注。若仅仅考虑命题1,我们得到的充其量只是他心问题的狭义理解。若要获得他心问题的广义理解,就需要将命题2也纳入到考虑的范围之内。

  关于命题1的怀疑论,学界常见的两大应对方案分别是推论主义(inferentialism)和非推论主义(non-inferentialism)。以下两节先论述无论是推论主义还是非推论主义,目前都未能令人满意地应对关于命题1的怀疑论。然后,第四节前半部分将提出一个新方案,文中称之为“复合方案”(Hybrid Solution)。如果复合方案成立,那么命题1是有望得到有效辩护的。第四节后半部分会简要考察有关命题2的怀疑论,并论证复合方案对于命题2的辩护依然有效。最后一节将加以总结并给出最终结论。

作者简介

姓名:王晓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秒速时时彩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pk10代理网址 北京赛车彩票 江苏快3 秒速时时彩平台 加拿大28 pk10代理网址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