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时时彩 >> 哲学 >> 外国哲学
从西方哲学到汉语哲学 ——试论西方哲学研究四十年带来的观念变革
2019年11月26日 16:14 来源:《哲学研究》 作者:马寅卯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马寅卯,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

  原载:《哲学研究》 2018年12月

  1978年在安徽芜湖召开了第一届全国西方哲学研讨会, 它在20世纪后半叶的中国哲学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正是以这次会议为标志, 中国的西方哲学研究乃至中国的整个哲学研究掀开了新的历史篇章。芜湖会议过去四十年了, 我们今天的西方哲学研究与四十年前相比究竟有了哪些进步?这一点也许只要翻一翻那次会议的论文集就可以一目了然。 (1) 从讨论的深度和视野来看, 也许今天的任何一次关于西方哲学的专业研讨都会超过当年的那次讨论会。但芜湖会议仍然是中国西方哲学研究的一个界标, 一个开启了中国西方哲学研究新阶段的宣言, 一份值得被珍视的遗产。芜湖会议的成就和遗产更体现在它的精神上, 这种精神就是打破教条的精神, 就是面向西方也面向世界开放的精神, 就是敢于自我怀疑和自我否定的精神。可以说, 中国西方哲学研究近四十年的发展成就都是对这次会议精神和方向的确认和弘扬。我们当然可以从很多角度来总结这四十年中国西方哲学研究的成就, 但笔者认为最重要的成就在于观念上的改变, 它首先体现在从事西方哲学研究的学者自身观念的改变, 也体现在对其他学科、乃至大众观念的影响上。这种改变和影响是建立在中国几代学者在西方哲学的翻译和研究方面所做的艰苦努力之上的。

  这里, 笔者尝试从几个方面概括一下这种新的观念或精神, 并对汉语哲学的可能性作一点分析。

   一、专业化的精神

  所谓专业化的精神, 就是把哲学当作一门严肃的人文科学来对待, 它需要专门的训练, 有一套专业化的术语, 重视材料、文本、数据、方法等等。正是这种专业化的特点很容易把一个专门的哲学研究者与一个单纯的爱好者区别开来, 也与康德所说的通过“毫不费力的大胆跳跃”来达到最高的洞识的“幻景哲学家” (《康德著作全集》第8卷, 第410页) 区别开来。专业化不能保证正确, 但它是通向正确性和深刻性的道路, 它是学术进步的阶梯。专业化意味着对前人成就的重视, 意味着对积累的重视, 不仅要重视一手材料, 而且要重视二手甚至三手材料, 也就是说不仅要熟悉研究对象的文本, 而且要熟悉他人对这些文本的研究进展 (推进和批评) 。每一个研究者不仅要面对那些重要的哲学问题, 而且如果不想让自己因无知而大胆、不想把陈词滥调当作独创的话, 那么就有必要知道哲学史上那些最重要的哲学家对这些问题都说了什么, 而这些最重要的哲学家的最重要的研究者关于他们说的又说了什么。专业化使得哲学不再是一门需要不断重新开始的学科, 而是一门可以讨论、也可以推进的学科。就像自然科学或者任何一门真正的科学一样, 哲学的问题是可以分解的, 可以解决的, 可以有对错的。在这方面, 在世界哲学舞台上不断扩张的分析哲学贡献甚大, 在中国的哲学舞台上, 它的作用和影响也日益明显地显示出来, 其明晰的概念、严密的逻辑、细致的论证使得哲学的研究方式发生了根本变化, 它不仅是哲学内部的一个分支学科, 而且其方法影响到了哲学的各个分支学科和具体领域的研究, 比如对古希腊哲学研究的影响, 对康德哲学研究的影响, 对现象学研究的影响, 等等。

  但专业化本身也带来了一些问题, 这就是在对一些问题的细节的追究中, 研究者往往忘记了这些问题提出的背景, 它们为何会成为问题?它们的现实关切在何处?它们对我们的意义又在哪里?哲学作为一门安身立命、有终极关怀的学科毕竟不能把这样的问题置诸一旁。重要的是, 我们应该站在“存在的秘密面前”从实质上思考问题, 而不是负载着过去思想的重担在“文化反映”中思考问题, 在俄罗斯思想家别尔嘉耶夫看来, 这样的思考才“更加新鲜和直率”。在我们经常沉迷或惊赞于那些精细入微的论证时, 有时不免心生疑问:这样的工作是否完全脱离了我们的生活和现实关切而沦为纯然的语言游戏?哲学工作真的是一项可以不问意义的事业吗?要知道, 即便像康德这样纯粹的哲学家也非常关注哲学的实用性, 在他看来, 真正的哲学不只是追求思辨的知识, 而是要关注理性的最终目的, 只有这样的哲学才能赋予哲学以尊严。 (参见《康德著作全集》第9卷, 第22-23页)

  专业化把哲学研究看作是一项具有门槛、需要前提、可以进步的严肃的工作, 它由此把哲学与玄想区别开来。这种门槛和前提不是为了画地为牢或宣示特权, 也不仅仅是为了向前贤致敬, 而是学术进步的需要。哲学研究就像任何一门科学研究一样, 细节、细分、细化、细腻、细致是必要的, 这也是专业化的一个特征, 这一点在当代哲学中体现得尤为明显, 不能因为自己做不到细致或细腻就对其进行贬抑。但是另一方面, 细致的工作要花在值得花费时间和精力的事情上面, 在一些不值得花费时间和精力的康德所谓的“困难的琐事”上花费时间和精力, 特别是花费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不仅是才能和精力的浪费, 也表明一种判断力的缺失。

  哲学的专业化导致的一个消极后果是, 哲学不仅对于哲学之外的人士来说成了一桩难于理解的事, 而且哲学共同体内部的相互理解也越来越困难, 甚至是否存在这样一个哲学共同体也成了疑问。不仅是不同的哲学流派———比如英美分析哲学与当代法国哲学———之间的理解和对话越来越困难, 甚至在一个流派内部, 不同哲学家之间的交流也是如此。造成这种困难的原因固然有专业上的精深、知识背景的差异、传统的不同等诸多原因, 但缺乏共同的问题或问题意识也是重要原因。

  因此, 哲学的专业化虽然避免了没有训练的信口开河, 却可能造就训练有素的自说自话。哲学工作者在不断地言说和书写, 不断地制造和生产, 却没有人读, 每件作品的读者同时是它的作者, 作者同时是它的读者, 即便不是唯一的读者, 也是为数不多的读者之一。因此, 我们要看到哲学学科表面的繁荣之下潜藏的深重的危机:没有人感兴趣和没有人阅读的哲学也就注定不可能发生任何影响, 不仅不能发生社会影响, 在学术共同体内部也没有影响。当然, 这不能看作专业化本身的问题, 也不是专业化必然带来的后果, 而毋宁说是缺乏问题意识的后果。但是专业化也的确造成了一个后果, 它改变了哲学讨论的方式和范围。如果说在近代以前, 任何两个大哲学家都有共同的语言并可以进行对话的话, 那么, 在现在, 这是完全不可能的。哲学分化为很多具体的分支学科, 每一个分支学科又细分为很多具体的领域, 每一个领域又有自己的问题和浩繁的文献。对话只能在某个具体的领域进行, 或者围绕某个具体的问题展开。专业化的进程不止, 施太格缪勒几十年前所描绘的那种与哲学上的职能分化相伴随的“不同流派的哲学家之间相互疏远和越来越失去思想联系” (施太格缪勒, 第28页) 的情形就不仅不会逆转, 而且会进一步加剧。

  二、自主思维和批判性思维

  在一定意义上, 哲学就是哲学史, 这一点不仅适用于欧陆哲学, 也在一定程度上适用于英美分析哲学。训练思维的最好方式是学习哲学, 而这离不开对哲学史的阅读, 但人不能只通过阅读哲学史就成为哲学家, “想学习哲学思维的人, 只可以把一切哲学体系都视为使用理性的历史, 视为练习他的哲学才能的客体。” (《康德著作全集》第9卷, 第25页) 人们在运用自己的理性时, 必须作为自主思维的人自由地和亲自地运用, 而不是奴隶般地模仿。不能独立思维的人没有资格被称作哲学家。模仿、复制、灌输是哲学的天敌, 也是创造性的天敌。“哪怕是在最小的程度上, 人也不能让另一个人给自己灌输智慧, 而是必须从自身中产生出智慧。” (《康德著作全集》第7卷, 第193-194页) 学会自主地、独立地思维是从事哲学研究的前提, 否则我们学来的所有东西只会成为压制和束缚自己的东西, 它只会把人引向过去, 而不是未来。这种自主性精神不仅是哲学发展的必要性条件, 而且也是一切科学发展和经济繁荣的必要性条件, 它是一个民族充满活力和希望的象征。自主思维是一种启蒙了的思维方式, 它既是西方哲学史本身的逻辑, 也是我们在学习和研究西方哲学史时要谨记的方法, 它应该被推广到思维的一切领域。

  自主思维还是一种批判性思维, 所谓批判性思维是指通过对自己或别人的观点进行反思和质疑而产生新观点、新方法的思维, 它是一种不轻易接受现成的结论、而是对其进行理性的怀疑和求证的能力。它要求我们即便在看上去最像真理的时候, 也要克制判断。它把既有的东西当作进一步思考的开端, 而不是业已完成的目标。它追求的是自己的理解而不是重复别人的见解。批判性思维是独立思考、自主思维的题中应有之义, 在今天这样一个海量信息充斥于我们日常生活的世界中, 批判性思维对于我们甄别和筛选有价值的信息非常重要。批判性思维不是为了质疑而质疑, 为了批评而批评, 它应当是理性的, 是基于实证与逻辑的, 它的落脚点应该是建构与发展。它通过激活反对的理由来判定陈述与真理的距离;它通过对一种主张的源泉与根据的追寻来对其可靠性进行确认。批判性思维不光关注论题和结论, 更关注论题的背景是什么?结论的理由是什么?命题包含着哪些预设?论证的严密性和效力如何?哪些词语的表达是模糊的或有歧义的?等等。任何一种真正的哲学都是批判性思维的榜样, 因而, 学习哲学和从事哲学研究是训练和养成批判性思维的最好方式。

  批判性思维的前提是正确地理解思维的对象, 狄尔泰把理解看作是精神科学区别于自然科学的特有方法, 是人们的生命行为的基本前提。而为了正确地理解, 为了在阅读别人时不带入自己的偏见, 还要学会换位思维, 也就是站在他者或对方的立场上思考。

  我们还应当学会没有矛盾地思维, 任何自相矛盾的思维都会导致自我瓦解。这种没有矛盾的思维也就是一种连贯性的思维或者一以贯之的思维。一切理性的思维都应当是无矛盾的, 因此, 连贯性思维体现在一切哲学中, 但是德国古典哲学、特别是康德哲学提供了这种思维的最好的样板, 它不是表现在对某一个问题的思考中, 而是贯穿于一切问题的思考中, 贯穿于一个复杂的、系统性的哲学构架中, 贯穿于纯粹理性的“建筑术”中。

  这些思维方式不仅对于西方哲学研究来说是必要的, 而且对于一切哲学研究来说都是必要的;不仅对于哲学研究来说是必要的, 而且对于人们的日常思维来说也是必要的。通过西方哲学的学习和训练, 我们可以更自觉也更恰当地运用这样的思维, 在这种学习和运用中, 我们的思维会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没有自主思维, 我们便会成为研究对象的奴隶而不是主人, 或者如叔本华所言, 自己的大脑成了思想家的跑马场。自主思维要求一种质疑的精神和批判性的立场, 要求与研究对象保持距离, 研究不意味着相信和接受, 无条件地相信和接受不是科学的态度, 只会让研究者迷失在研究对象当中。但是另一方面, 也不宜先入为主地对研究对象抱持一种拒斥的态度, 这样的态度缺乏一种对研究对象的同情, 不能设身处地地去思维, 从而妨碍研究者真正深入研究对象和文本, 因此, 换位思考是非常必要的。至于一以贯之或者任何时候都与自己一致地思维更是一种思想的力量所在, 也是基本的逻辑规则。不遵循这些准则, 就不可能进行真正有价值的研究, 而研究的结果又会强化这些准则, 因为, 任何一个大思想家都是遵循这些准则的典范。

作者简介

姓名:马寅卯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秒速时时彩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加拿大28 北京赛车时间表 秒速时时彩平台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北京赛车微信二维码进群玩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开奖 幸运28 北京赛车微信二维码进群玩 秒速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