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时时彩 >> 哲学 >> 综合研究
史少博:论文明与社会控制
2019年10月14日 10:39 来源:《兰州学刊》 作者:史少博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要] 国家的文明程度,与社会控制有直接的关系。文明与社会控制是相互制约、相互依存,相互促进的。而文明与社会控制都受历史存在的制约和决定。其一,文明的发展,推动社会控制的变革。从空间维度看:随着文明的发展,社会控制由区域性走向世界性;从时间纬度看:伴随文明时代的发展,社会控制由形式不同而走向消失。其二,社会控制的有效性影响文明的程度。社会控制的有效性对物质文明的影响表现在:由于各个历史时期社会控制的不同,从而形成的社会结构以及人们的生产结构有所不同,那么表现出来的人们生活与生产方式就会不同,由于人们生活和生产方式的本质差异,从而显示的物质文明程度就会有所不同。社会控制的有效性对精神文明的影响表现在:由于某一国家、某一历史时期的社会控制的手段不同,会造就不同国家各具时代特色的不同精神文明。其三,新时代加强社会控制,促进文明进步。顺应时代发展,加强对思想秩序的社会控制,促进社会文明进步;加强对性行为的社会控制,保障精神文明进步;推进法治、德治有机结合的社会控制,保障社会文明不断发展;加强公共权力的社会控制,促进社会的和谐文明;各文明国家联合社会控制,促进物质文明发展;通过社会控制协调文明之间的冲突,促进世界文明。 

  [关键词] 文明  社会控制  相互制约  相互依存 相互促进 

  [作者简介] 史少博,女,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来 源]:《兰州学刊》2019年第10期

    

  “文明是人类所达到的全部成就。”“文明是人类力量不断地更加完善的发展,是人类对外在的或物质自然界和对人类目前能加以控制的内在的或人类本性的最大限度的控制。”这是美国社会学家罗斯科庞德对“文明”的解读。有人统计:“文明”之词,在马克思的经典著作中使用就达九百次以上,马克思在汲取了卢梭、傅立叶、摩尔根等人“文明”理论的基础上,逐渐形成了唯物主义的文明观。文明与文明时代不同,文明与人类是同步的,原始社会人类也有原始文明,而人类何时进入的文明时代学界争论不休。马克思认为“文明”是由人类创造的物质财富和一切成果的总和。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阐明了文明发展的空间维度,认为物质文明、精神文明会有区域文明向世界文明发展。马克思也阐明了文明发展的时间纬度,认为共产主义文明是人类追求的最高形式的文明形态。马克思所说的“文明”其中包括“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而人类“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不断积累,从一定意义上看,也是人类在对物质自然界、人类本性的不断控制的基础上进行的,“斯宾塞把社会控制与生物系统进行了类比,认为像生物一样,在国家里也必然会出现能够控制和协调各方面行动的‘管理系统’,……在斯宾塞的眼中,社会控制是社会功能复杂化的产物,而且管理与社会控制是同义的。”人类对外界自然的控制与对人类自身本性的控制,是相辅相成、相互依赖的,因为人类如果不对自然界诸如自然灾害等进行控制,庞大的人类就难以生存,难以谈论对人类本性的控制;从另一个角度分析,譬如城市繁忙的交通十字路口,如果没有红绿灯对驾驶员的控制,交通秩序就会陷入极度混乱,由此,可以说,如果人类不对自身本性加以控制,人类社会秩序难以维护,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关系也难以和谐,也就难以谈论对自然界的控制。社会文明的不断发展,人对外在自然界的不断控制、与人对人类自身本性的不断控制有密切关系的。由此可见,没有控制人类就难以获得自由,自由与控制是相互依赖、相辅相成的,可以说没有控制就没有文明。在学界,“文明”之涵义,不同研究领域的专家有不同的解读。 “是因为文明的涵义,既可以作广义讲,又可以作狭义解释。若按狭义来说,就是单纯地以人力增加人类的物质需要或增多衣食住的外表装饰。若按广义解释,那就不仅在于追求衣食住的享受,而且要砺智修德,把人类提高到高尚的境界。如果学者能从其涵义的广狭上着眼,就无须乎喋喋争辩了。文明是一个相对的词,其范围之大是无边无际的,因此只能说它是摆脱野蛮状态而逐步前进的东西。”社会控制与社会秩序紧密联系,而社会秩序的状况直接与文明程度紧密联系。一般来说,评价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首先看这个国家的物质生活水平与精神道德水平。而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与该国的社会控制有直接的关系,社会组织对其成员施加压力,控制其成员的动物本性来维护社会文明,阻止其违犯社会秩序的行为。社会控制的涵义一般是指社会组织利用社会规范对其成员的社会行为实施约束的过程。一般认为社会控制论的创始人是美国的社会学家 E。A。罗斯,罗斯认为社会控制是某社会组织对其成员动物本性的控制,社会控制的目的是为了避免社会成员之间相互侵犯,维护社会秩序,是为了发展社会文明;反过来,社会文明的程度也影响着社会控制,那么文明与社会控制是相互制约、相互依存,相互促进的。文明是由社会控制规范而产生、发展;没有社会控制下的社会规范,就没有文明。文明是生成和发展的,而社会控制的形式与内容也是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变化,“……在进取的人群中,秩序则会受到难以控制的危害,这时,只有通过某些社会力量的不懈努力才能得以维持。”   

  一、文明的发展,推动社会控制的变革 

  1、从空间维度看:随着文明的发展,社会控制由区域性走向世界性 

  一般认为文明分为物质文明、精神文明,也有些学者把文明从不同角度分为经济文明、政治文明;制度文明、生态文明等等。某一区域、某一国家某一历史时期的文明程度是一种社会存在,制约着统治着所采取的社会控制形式。从时间纬度看:人类社会随着实践的发展,社会文明在不同的发展阶段也呈现不同的变化,每一历史发展时期经济发展水平决定的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状况,也是一种社会存在。而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决定上层建筑,决定统治者的社会控制方式。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指出:“单个人随着自己的活动扩大为世界历史性的活动,越来越受到对他们来说是异己的力量的支配(他们把这种压迫想象为所谓世界精神等等的圈套),受到日益扩大的、归根结底表现为世界市场的力量的支配,这种情况在迄今为止的历史中当然也是事实。……同时,每一个单个人的解放的程度是与历史完全转变为世界历史的程度一致的。至于个人在精神上的现实丰富性完全取决于他的现实关系的丰富性……。只有这样,单个人才能摆脱种种民族局限和地域局限而同整个世界的生产(也同精神的生产)发生实际联系,才能获得利用全球的这种全面的生产(人们的创造)的能力。伴随生产力的不断发展,各生产者之间、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伴随着世界性的活动不断加强,逐渐打破区域性界限,走向世界经济一体化。社会控制也会伴随世界经济一体化的发展而随之调整,社会控制随着世界经济的逐步一体化,而从区域性社会控制逐步走向世界性的社会控制。 

  2、从时间纬度看:伴随文明时代的发展,社会控制由形式不同而走向消失 

   从时间纬度看:马克思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根据历史形态的历史更替,蕴含了奴隶制文明、封建文明、资本主义文明、社会主义文明、共产主义文明的划分。每个时代的文明程度不仅有差异,而且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文明特点,随之每个时代的社会控制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文明程度的影响。 

  人类文明伴随人类语言、文字的产生、制造工具的出现而产生,人类在实践的发展中,逐渐从最初的动物性中游离出来,发展成了文明人;然而文明时代的到来经历的时间较长。人类经过漫长的蒙昧时代、野蛮时代,才到达了文明时代,摩尔根在《古代社会》的著作中,把人类社会经历的历史分为了三个历史时代:蒙昧时代、野蛮时代、文明时代。摩尔根在《古代社会》揭示了原始社会的发展规律与发展阶段,为马克思、恩格斯的唯物历史观提供了理论基础。蒙昧时代、野蛮时代,人以及人类社会还具有鲜明的自然性特点,人类社会的控制,规范的制订、实行,经历了一个由自发到自觉、有本能到约束本能的过程。通过社会控制告诫人们禁止做什么、约束人们不要怎么做。社会控制既有强制的禁止,也有教化的范导。社会控制为人们的实践活动提供一种行动的坐标,人类的精神文明,是社会规范的约束与范导的结果。这好像是类似康德所说的人为历史、社会、自然立法,看起来,社会的一切规范都是由人来制定的,从表象上看,人能为自我立法,看似人类也能为文明立法,但是,透过现象看本质,人类为了进行社会控制,而进行的一切社会规范的制订,是不能随心所欲,都是受到社会存在的决定,受所处时代的生产方式以及交换方式等决定,即受所处时代的经济基础决定。 

  诸多学者认为资本主义文明是虚伪的,例如卢梭对“文明”的分析持消极态度,他认为正是因为文明的发展,才导致了人类的堕落与不平等,并且认为文明的发展使人更处于了被奴役的状态,卢梭指出:“不平等现象在自然状态中几乎是不存在的;它之所以产生和继续发展,是得助于我们的能力的发展和人类知识的进步,并最终是由私有制的出现和法律的实施而变得十分牢固和合法的。”卢梭认为“文明”的发展给人类带来了灾难,他指出:“怀疑、猜忌、恐惧、冷酷、戒备、仇恨与背叛永远会隐藏在礼仪那种虚伪一致面幕下面,隐藏在被我们夸耀为我们时代文明的依据的那种文雅的背后。”实际上,卢梭所揭露的文明的罪恶,是剥削阶级统治下的文明,揭露了私有制社会文明掩盖下的罪恶。因为在私有制的社会里,是剥削阶级控制着权力而进行社会控制,剥削阶级的社会控制必然代表剥削阶级的利益,剥削阶级社会控制下的文明,必然隐藏着许多罪恶,私有制下的社会控制,对人民的社会控制是残酷的,甚至是非人性的。 

  马克思指出:“各个人的全面的依存关系、他们的这种自然形成的世界历史性的共同活动的最初形式,由于这种共产主义革命而转化为对下述力量的控制和自觉的驾驭,这些力量本来是由人们的相互作用产生的,但迄今为止对他们来说都作为完全异己的力量威慑和驾驭他们。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分析了资本主义的文明,并且马克思揭露了资本主义文明主体以及活动的异化,马克思指出:“工人创造的对象越文明,工人自己越野蛮;劳动越有力量,工人越无力;劳动越技巧,工人越愚笨,成为自然界的奴隶。” 马克思一贯批判资本主义的罪恶、揭露资本主义文明的虚伪与弊端,认为共产主义文明是文明的最高形式。《共产党宣言》还指出:“随着贸易自由的实现和世界市场的建立,随着工业生产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生活条件的趋于一致,各国人民之间的分隔和对立日益消失。”而社会控制,也会通过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的不同形式的社会控制,而走向共产主义文明时代的社会控制的消失,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作者简介

姓名:史少博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秒速时时彩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秒速时时彩平台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计划 pk10代理网址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平台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安徽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