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时时彩 >> 哲学 >> 哲人专栏
论亚里士多德的“自愿理论”及其困境 ——康德哲学视野下的一个审视
2019年06月17日 16:19 来源:《浙江学刊》 作者:黄裕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On Aristotle’s Theory of “Freewill” and Its Dilemma

  作者简介:黄裕生,清华大学哲学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 100083

  原文出处:《浙江学刊》第20176期

  内容提要:伦理行为的一个最显著特征就是可以成为赞扬或谴责的对象,但是,一个行为之所以值得人们赞扬或者有理由被谴责,却是有前提的。亚里士多德敏锐地发现,这个前提就是这些行为是自愿的。亚里士多德有关自愿行为的讨论标志着希腊哲学在伦理领域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因为正是在这里,哲学在伦理领域开始认真关注意志问题,并且是朝向发现自由意志的方向关注意志问题。不过,由于未能真正发现、触及自由意志问题,亚里士多德有关自愿行为的讨论最终陷入了诸多困境,而未能为伦理行为的可评价性找到真正的根据。

  关键词:自愿/强迫/无知/自由意志

 

  如果说“选择”是苏格拉底—柏拉图在伦理实践领域达到的最深处,那么“自愿理论”则是希腊伦理学达到的最深处。正是在这里,亚里士多德几近触碰到了自由意志,虽然终究不无遗憾地与其失之交臂。下面我们就要来分析亚里士多德是如何滑过了自由意志。亚里士多德非常敏锐地发现,所有伦理行为都可以成为评价对象——它们都会受到赞扬或谴责,但是,一个行为之所以值得人们赞扬,或者,人们之所以有理由加以谴责,却是有前提的。

  “由于(伦理)德性总是与情感和行为相关,并且只有自愿的(akon/freiwillig)行为才受到赞扬和谴责,而非自愿的行为则获得原谅,有时甚至得到同情。所以,研究(伦理)德性的人就不能不讨论自愿和不自愿(der Freiwillige und Unfreiwillige)两个概念。这对于立法者在确定奖赏与惩罚时也是有用的。”①

  伦理德性(美德)总是展现在伦理行为之中,而每个伦理行为也总是展现着伦理德性或缺乏伦理德性。如果一个伦理行为展现出了某种伦理德性,那么它就会受到赞扬,相反,它就会受到谴责。但是,人们为什么会去赞扬一个体现出某种伦理德性的行为呢?又为什么去谴责缺乏某种德性的行为呢?这是亚里士多德非常敏锐洞察到的一个问题。正是这个问题把他引向了“自愿”问题。

  显然,一个有德性的行为并非仅仅因为它拥有德性而受到赞扬,也并非仅仅因为它没有德性而受到谴责。因为一个节制的行为如果是在鞭子逼迫下做出的,那么,这一行为虽然体现出节制这一美德,但是它却不值得人们赞扬。为什么?因为这不是行为主体抗拒住了诱惑而自己想这么做的。同样,一个勇士在与敌人对阵时被狂风卷入敌方,成了俘虏,人们并不谴责他懦弱投敌,因为这不是他自己选择的。这意味着,一个行为即便看起来有伦理德性或缺乏伦理德性,如果它不是出于自愿的选择,不是出于自主的决断,相反,是在被迫下进行的,那么我们就没有理由称赞它或谴责它。

  因此,如果说可褒贬性是一切伦理行为的一个基本特征,那么,一个伦理行为之所以是一个伦理行为,不仅在于它拥有德性或缺乏德性,而且在于它是一种自愿的行为。简单说,一个伦理行为之为一个伦理行为乃在于它是一种在自愿前提下展现出某种德性或缺乏德性的行为。如果说真正的伦理德性才值得赞扬,真正缺乏伦理德性才应当受到谴责,那么,我们甚至可以说,只有自愿行为才会拥有真正的伦理德性或缺乏真正的伦理德性。在这个意义上,伦理德性实际上只与自愿行为相关。这是亚里士多德的一个重要发现。

  既然一切伦理行为都具有可褒贬性,而且对伦理行为的褒贬评判对于确立、维护和改善伦理世界具有不可替代的意义,而这种褒贬评判的理由又只与自愿行为相关,那么也就意味着,伦理学研究不能不讨论自愿与不自愿之间的区别。而就一切立法都是确立褒贬和奖惩的规范而言,这种区别对于一切立法者来说也是至关重要的。

  那么,如何理解和规定自愿行为?直接从正面定义自愿行为显然有困难,所以,亚里士多德首先从讨论非自愿行为着手来讨论自愿行为。而所谓“非自愿的行为就是出于强迫或无知(Zwang oder Unwissenheit)而发生的。”②

  在亚里士多德看来,非自愿的行为有两种情况:行为是出于强迫而发生的,或者行为是出于无知而进行的。这里实际上隐含着对自愿行为一个理解:自愿行为是基于无强迫与有所知;或者说,只有摆脱强迫和无知的行为,才可能是自愿的行为。因此,自愿行为既要以能够自主决断、自主选择为前提,也要以必要的知识为前提。不过,这是亚里士多德在后面才展开出来的思想。

  我们首先讨论非自愿行为发生的第一种情况。既然非自愿行为的发生是出于强迫,那么就要澄清:何为受强迫的行为?

  “什么是受强迫的行为呢?总的来说,其原因在行为者之外且行为者对此无能为力的行为,就是被强迫的行为。”③

  这是一个关于被迫行为的严格定义:凡是行为的始因在行为者之外且不能被行为者所左右的行为,就是一种被迫的行为,或受强制的行为。

  这个定义涉及两个方面:一方面,行为的最初原因在行为者之外,这个决定性的原因不来自行为者自身,而来自他之外的事物;另一方面,行为者对这个原因不能有所作为,也即说,他不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改变或影响这个初始原因。只有符合这两方面规定的行为,才是被迫的行为。

  因此,一个行为的始因虽是外在的,但如果行为者能够影响或改变这个原因,那么这样的行为就不是受强迫的行为。比如,看到邻居苹果树上的苹果很诱人,促使我去摘别人的果实,这一行为的始因是苹果的引诱,但是对这一原因,我并非不能加以影响和改变,所以偷摘苹果这一行为并非是受强迫的,而仍是自愿的。

  实际上,人是处境性的存在者。所以,人的行为都是在各种具体的境遇中发生的,因而都有各种外在的原因。这些外在原因包括各种美好的事物、能给人带来快乐的事物,它们都会成为我们行动的原因。我们几乎没有行为不是围绕着追求包括高尚在内的各种美好事物进行的。如果把由这些外在的美好事物构成其原因的行为都视为被迫的行为或受强制的行为,那么就几乎不存在自愿的行为。那么,为什么受美好事物的吸引而行动的行为都不是非自愿的行为呢?或者问:由外在于行为者的美好事物所引发的行为,为什么都是自愿的行为呢?亚里士多德这里用了一个对比法来回答这个问题:一切被迫的行为都是令人痛苦的,但是追求一切美好的事物而行动都是令人愉悦的。因此,因美好事物而发生的行动都不是被迫的,而是自愿的。如果把受美好事物的促动而行动说成被迫的,那么这无异于在责怪美好的事物,而不责怪自己轻易受美好事物的诱惑。而这是可笑的。④

  这里,我们暂且不去讨论亚里士多德这一回答是否正确,倒要继续沿着他的思路进一步加以分析:如果说我们追求在我们之外的美好事物的行为都是自愿的,那么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对在我们之外的一切美好事物的诱惑都有影响力,也就是说,我们能决定是否接受美好事物的诱惑。因为如果我们不能决定是否接受诱惑,也就意味着这种诱惑是强迫性的,因而不会令人愉快。

  但是,如此一来,也就引出了一个问题:人在意志上是否有足够的能力经受住各种诱惑?如果没有,那么他就无法对行为始因——美好事物的诱惑有所作为,也即说,他无法对是否接受美好事物的诱惑作出决断,而这意味着他的行为就是被迫的。亚里士多德并未察觉到这个问题,只是从他的论述中我们可以分析出,他实际上预设了人有抗拒一切诱惑的能力。但这种在意志上能够抗拒住一切诱惑的能力究竟是一种什么能力呢?这是一个在整个希腊哲学中直至亚里士多德也未被触及的问题,它只是在亚里士多德在讨论自愿问题时被遥远地暗示过。

  亚里士多德这里的讨论试图要表明,很多起因于行为者之外的行为,并非非自愿的行为。因为对这些外在原因,行为者是可以加以改变或影响的。但是,这里的问题是,对于哪些外在原因,行为者能够加以改变或影响?又影响或改变到什么程度,起因于行为者之外的行为才不算被迫的行为?换个角度问:对于哪些外因,行为者是无能为力而无法影响或改变的?

  这些都是亚里士多德需要面对而没能深究的问题。因为实际上只有发现了自由意志,才能真正回答这些问题。这里,我们可以先替亚里士多德对此做出回答,然后再继续讨论:只有那些使行为者无法行使其自由意志的外因,才是行为者无法改变与影响的,除此以外,所有外因都是行为者可以影响或改变的,因而因这些外因发生的行为都不是被迫的,所以也就都不是非自愿的。

  在排除非自愿行为时,亚里士多德还讨论到一种情况:一个行为本身不是自愿发生的,但是出于眼前的考虑,行为者却选择做出了这一行为。在这种情形下,这一行为也必须被看作是自愿的,而不是非自愿的,因而必须负责。亚里士多德给出的理由是,这种情况下的行为终究是出自自己的意志决断。

作者简介

姓名:黄裕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秒速时时彩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pk10代理网址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平台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官网 pk10代理网址 秒速时时彩官网 北京赛车微信二维码进群玩 北京赛车微信二维码进群玩